麻豆传媒映像

♂? ,,

华小苒语速一缓,眼神一狠:“不然的话,想想,戴维斯家族的物业众多,那些老总们都不是省油的灯,都想脱离戴维斯家族独立发展。只要现在让一小步,哪怕一小步也好,就会引起很坏的连锁反应,从而让我们陷于被动的位置。儿子,想清楚明白了,一旦让那些老总们得逞,整个世界,都没有我们母子俩的容身之地了!”

里昂从华小苒的话里,听出六个字: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世界很大,这个世界也很小。

大得有无限的发展潜力,小得让失败者连个容身之地也没!

如果他一半财产到了夏凝手上,就像华小苒说的,夏凝肯定会想办法,将他的另一半财产也夺走。

易园一家,都不是省油的灯。

除了易云睿,还有易云天。

如果易云天帮忙的话,凭着易氏跨国集团的势力,戴维斯名下的一些小物业,肯定会纷纷倒GE相向。

父亲没怎么带过他从商,虽然他接受的是NBA课程,问题没有一个好的引导者,他都是半跋脚的人。

指望华小苒吗?

呵,她这个女人就净会耍心计,摆城府……

非主流美女_歪歪高清照

慢着,既然华小苒能在父亲的高压下活到现在,那么证明这个女人肯定还是有用处的,倒不如他跟她两个人……

想到这,里昂开了口:“母亲,我给戴维斯家族百分之十的股份,现在是戴维斯名下所有物业的大股东了,有空的话,帮我管理一下人。将不忠心的想办法给弄出去,不可一定要做得干干净净的。”

华小苒眼睛一亮,她没听错吧?儿子竟然放权给她事做?

她还额外享受百分之十的股份?!

天,百分之十的股份额啊,一下子的,她就能跻身世界最有钱人的行列里去!

就不用整天窝在这座破古堡里,喝着所谓的最高级的名酒,过着所谓的贵族生活了!

有了钱,她可以去逛街,去买衣服,去极尽奢华!

活了几十年,她争的,不就是里昂今天说的这句话吗!

她要钱,要钱!

“当然可以!”华小苒一下握着里昂的手:“儿子啊,还是对母亲好。母亲现在真的好高兴,母亲有钱用了,母亲现在才真正感觉到,我也是戴维斯家族里的一员啊!”

里昂眼眸一柔,看着华小苒这蹦蹦跳跳的样子,想着这二十多年来,老公爵的确是对不起她。

想想二十多年前,华小苒虽然是有野心,但也不至于被父亲那样对待。

父亲有些事情的确是做得不对的,例如,对华小苒的态度。

华小苒用尽一切办法接近他,其实就是怕别人抢他的东西而已。

华小苒,还是一个好母亲。

虽然华小苒爱他的方式,跟别的母亲很不一样。

……

阿紫就这样被洛文冲壁咚在墙上大半个小时,他俩也吻了大半个小时。

直到阿紫感觉身体内的氧气都被消耗掉,然后整个人软倒在洛文冲怀里。

男人和女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就是男人永远都比女人力气大。

她力气也不小,问题持久性的话,不及男人。

所以,阿紫现在就很认命的躺倒在洛文冲怀里。

“阿紫,今天陪我……”洛文冲喘着气,意犹未尽:“陪我一天一晚,好吗?”

阿紫挑了挑眉:“洛司令,想做坏事了。”

“对,我想做坏事。我要做坏事,因为我太想,太爱了。”

阿紫轻轻一笑:“得了吧,洛司令……刚刚不是有个小妹妹跟着吗?只要想,粘在身边的女人多的是……”

“但我只想要!我就只要!”

“我俩政治性质不一样啊,一个白,一个黑。噢,不是白,是绿。哈哈哈哈!”

绿!

洛文冲心里一惊,看了一眼阿紫,此刻的她美得让人惊叹。

不管是和服也好,旗袍也好,只要是穿在阿紫身上的,都好看得勾魂夺魄!

如果他‘放任’她的话,那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头上就变绿了!

不行,他得要想个办法,好好的看着她。

“那个女孩,是老爷子给介绍的对象吧?”

阿紫一句话就道出了重点,洛文冲也不掩饰,直接点了点头。

阿紫淡淡一笑:“既然是老爷子的意思,那做孙子的,就成他吧。成个家,立个室。生几个娃,组成一个家庭,享着普通家庭最平凡的幸福。至于我这个女人,很快就会老的。老了就有皱纹,有皱纹就不好看了。再说我的世界,跟不一样,就不要介入了。”

“阿紫,我知道是爱我的,对吧?”

“……”阿紫无语,看来某司令大人还是喜欢一意孤行。

“如果不喜欢我,为什么跟我说这么多?”洛文冲此刻眼眸里的温柔,可能连他自己看了都会吓一跳:“又不见跟别的男人说这样的话?噢对了,见到别的男人,要不就高冷,要不就动手,我是不同的。起码,主动的在勾引我……”

“原来们两个在这里!”

突然一声吆喝传来,洛文冲转头一看,眉角直抽。

不会吧,他和阿紫已经躲到这里来了,这妹子飚悍得还能找到这里来!

这说时迟那时快的,小雪就朝两人冲了过来,一过来就一个‘如来神掌’想将洛文冲推开,然后另一拳就揍向阿紫脸上。

阿紫双手被洛文冲抓着,头一偏,闪过小雪的这一拳。

‘咚’的一声,阿紫感觉整扇墙好像也摇了几摇。

“洛文冲,放手!”阿紫低喝了一声。

这只猪,如果她不是反应敏捷,刚才这一拳早就打到她脸上去了!

哪里都可以打,脸就不能打!

洛文冲反射性的松开手,但很快又将阿紫护到了身后:“小雪,住手!”

小雪哪听他说话,一拳一脚的揍了过来。

洛文冲怕打到她,左闪右避的,很是狼狈。

“住手,我说的话听到没!”

“我就不住手,怎样!”小雪大小姐脾气惯了,非但不住手,反而打得更狠。

这时,洛文冲只觉身后一道力气袭来,下一秒,他就被人推开了五六步。

还没等他弄清楚什么情况,阿紫闪电般的出手,手快成掌,一下子削在小雪肩膀上。

“啊—!!”一声痛呼,小雪整个丧失战斗力,痛得跪在了地上。

她的手……怎么软了下来?!

而且,还好痛好痛!

“不住手,就脱JIU啊。”阿紫微微的笑着,笑眯了眼。

小雪瞳孔一收,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女人。

天,她没看错吧?

这女人只要一招,她的手就脱JIU了?!

她连人家一招都抗不过?!

这怎么可能,这不科学,一般时候她能打三个兵呢,却是抗不住这女人的一招!

足足十几秒,小雪还回不过神来。

“洛司令,替她接骨吧。”阿紫拿出腰间的细烟枪,点燃了,慢慢的吸着。

洛文冲眉头紧皱的,蹲在小雪旁边:“看到了吧?这就是任性的下场!”

小雪无言以对,是啊,这是她任性的下场,她现在是看到了。

问题骨头是真的错位了!

洛文冲左看右看,找着木板固定。

折腾了好一会,洛文冲还没‘动手’帮小雪治‘病’,阿紫看不下去了。

“拿着!”将烟枪‘飞’到洛文冲那里,阿紫抓起小雪的手。

“喂,想咋样,啊—!!”

又一声痛呼,惊天动地。

……

连带接骨,护理,水上雪计算着时间的,还不到五分钟。

然后小雪就觉得不痛了,手也能活动自如了。

然后她就更诧异了!

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只用一招就让她的骨骼错位,然后也只会了一招将她的错位的骨头接上……

感觉好像在拍好莱坞电影一样!

这逼真的,好像假的一样!

“小朋友,以后还敢随便动手动脚吗?”阿紫吐了一口烟,懒懒的问着。

“到底是什么怪物?”

“咳咳!”怪物?噢,她好像是只怪物没错。

“小雪!”洛文冲沉声一喝:“怎么说话的!是不是还想断骨头?”

小雪心里一跳,老实了不少,但嘴上不认输:“那么厉害的女人,不是怪物是什么?”

“嗯,那就是怪物吧,”阿紫轻轻吐了一口烟圈:“以前也是经常不小心受伤,然后都是自己给自己‘接驳’好,回来喝点药汤,或者吃点消炎药就行了。”

这句话,听得小雪傻了眼,听得洛文冲心痛到了极点!

洛文冲当然知道阿紫以前是什么遭遇。

十年前的阿紫,被人逼到了尽头,一怒之下,她将逼她的人杀了个精光。

这样的经历,这样的回忆,很容易让人疯狂,很容易让人性格扭曲。

阿紫今天的样子,绝对的情有可原。

“阿紫,我不许这样说自己!”洛文冲拳头紧握,这个女人,他这辈子是护定了!

等嘛,不就是等而已。

等几年他退伍了,那么他跟她之间就不存在什么阶级性质的问题了,那个时候,她到哪,他就跟到哪去!

“那我要怎样说自己?”阿紫眨了眨眼睛:“说自己没钱买药,还是说自己性格懦弱任人欺负?小雪妹妹是说对了,我呢,是真被人抛弃过,也没了孩子,现在我啊,的确是感觉有点寂寞。然后就心理变态啊什么的都出现了。”

阿紫越说,洛文冲越是心痛,他咬牙切齿道:“宝贝,我知道我以后会怎么样死了。”

“嗯?”

“我绝对会心痛死!罪魁祸首,就是,阿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