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_a2082

   大兵们以各种姿势展开着防御,每个人之间预留出了一点距离避免炸弹的溅射,又尽量让防御圈缩绪火力。

   少许过后,萧晓隐约的能够看见已经有人朝着这里摸了过来,旁边的史密斯身也是顿时紧绷,生怕错过了什么似得。

   “干掉他!”史密斯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语气却充满了愤怒的和坚定。

   一声令下,大兵第一个狙击手便开枪了。

   顿时,远处那个黑影一愣,身便冒了了浓雾。

   “八嘎!”既然如此,一米六的家伙也不准备隐藏了,齐齐的朝着史密斯等人冲了过来。

   这倒是让萧晓大失所望,还以为有什么计谋呢,原来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啊,一点挫折前功尽弃了。

   这样莽撞的冲过来,只要大兵们不犯什么专业性的失误,那一米六而思密达肯定没法冲过防御圈的。

   奈何啊,在萧晓转身准备回去睡觉的时候,史密斯捂着额头愤怒的吼道“该死,这些家伙是违规!违规了。”

   “嗯?”闻言后,萧晓疑惑的回过头。

   这下萧晓都不淡定了。

   什么专业性,什么战术统统都是浮云啊。

   清纯女孩穿吊带裙雨后桥上唯美图片

   之间远处已经单淘汰的一米六和思密达的士兵并没有退出战斗,反而继续冲了过来。

   这些“尸体”如此不尊重大赛的规则倒是让萧晓等人吓了一跳,也是这样,大兵们不少都枪了,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史密斯。

   “看着我做什么,他们不遵守规则,我们也不遵守了!”史密斯歇斯底里的吼道,然后那些原本应该被淘汰的大兵们继续战斗着。

   萧晓无奈的摇着头,这样的状况在无数次的大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因为曾经的每个国家的战士都把这个当做了一份荣耀,一个个都特别把在这样国际化的舞台给自己的祖国丢脸,所以那时候不但是来参赛,更是认识朋友的。

   再看看现在,弄得乌烟瘴气的。

   萧晓甚至都在猜想裁判组通过监视看到这里混乱的样子后那个皱眉的样子了。

   到底谁省谁负呢?又无法判断子弹到底是从淘汰的人枪里射出去的还是没有淘汰的人枪里射出去的,所以根本无法判定是不是有效的攻击。

   从第一个不遵守规则的士兵出现后,这一切已经完蛋了。

   “还用什么枪啊,有用吗?”萧晓无奈的白了史密斯一眼。

   连这个指挥官身都在冒着烟,可想而知大兵们在这群“尸体”的冲击下伤亡多大。

   况且这些枪也是没什么杀伤力的,人家完都不管了。

   “出去干掉这群家伙!”史密斯一愣,疯狂的吼道。

   立即,大兵们丢下枪,掏出匕首爬了起来,准备去干掉这些没有荣誉精神的家伙们。

   “嗒嗒嗒!”

   “我靠!”

   史密斯的眼睛都要冒火了,连萧晓都是震惊无。

   什么时候一米六和思密达这些家伙手里有真枪了呢?

   “他们脑袋做叛徒了?”史密斯震惊的询问着萧晓。

   “不能断定。”萧晓摇着头。

   外面这些家伙等着大兵们冲出去,然后毫不犹豫的开枪,没看见被抢回来的这几个大兵现在捂着伤口正在地呻吟吗。

   幸好对面那些家伙的射击水平是业余的,不然那还有机会呻吟啊。

   不过萧晓还是没有办法笃定他们到底是怎么弄来真枪的。

   是干掉恐怖分子抢过来的,还是和恐怖分子产生了什么勾结啊?况且这两个队伍的人品都不咋样啊。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现在大兵们惹不起他们,怪不得他们这么嚣张啊,原来手有依仗啊。

   “你做什么?”史密斯拉住了萧晓的手腕问道。

   “我去干掉他们。”萧晓冷冷的说道,这种情况还不干掉他们,找个突破口突围,那不是在找死吗?

   “可是你的伤?”史密斯还是很担心。

   “矫情的很。”萧晓心一暖,却还是冷冷的说道,挣开史密斯的大手遁入了黑夜当。

   让他看着战友受伤倒地,他受不了,他也不是一个看着战友遇难的人。

   不管怎么样,都要在裁判组赶过来之前尽量的控制。

   一时间,哗然啊,连裁判组都惊掉了眼睛。

   武当竟然出现了真枪,还是真枪干假枪,顿时,一米六和思密达两个国家的裁判被控制了起来。

   说他们和这件事没关系,谁信啊。

   看看在场哪个国家的裁判不都把自己国家的队伍盯得死死的啊,他们才不相信这两个家伙没有看见他们换真枪了呢。

   黑人将军亲自带着警卫队做着直升机朝着那个方向赶着。

   而萧晓也猫着步子朝着渐渐靠近的敌人凑了过去。

   “这下那些美国大兵嚣张不起来了吧。”

   “是,整天弄得像是世界警察似得,天大地大老子最大,早看他们不顺眼了。”

   “不过华夏的那些家伙真胆小,不然非得让他们尝尝厉害。”

   萧晓看了看,三人一小组的家伙还在聊着天打着屁,从国旗看过去是一米六的家伙。

   虽说他们说的没啥错,萧晓也不喜欢史密斯的国家,但是他们的行为萧晓还是无法容忍的,至少史密斯那个傻子耿直啊。

   况且这些家伙还打算对华夏士兵下手,这更不是萧晓能够容忍的事情了。

   萧晓预判了他们的路线,然后静静的趴下了,等待着他们的出现。

   军用手电的强光已经射在了萧晓的后背,也幸亏身很脏,所以一时半儿还看不出来这里趴着一个人呢。

   “兄弟,我好想踩到东西了。”忽然,一人说道。

   “快看看,说不定是弄出一条蛇我们能加餐了。”另一人说道。

   然后那人便缓缓地蹲下身子了,手电筒也移到了自己踩着的这个东西面。

   “手?”这人喃喃道,怎么会踩到手呢?

   不过并没有给他机会,萧晓抓起躺在一边的匕首已经刺破了这个家伙的太阳穴。

   竟然把他的手当做太阳穴,怎么能忍。

   “嗒嗒嗒!”其余两人缓过来的瞬间开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