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3_a2090

氤氲着雾气的水池中,北堂夜泫身上只裹着一条湿漉漉的毛巾,寒月乔则是被水淋了个透,单薄的衣裙已经遮不住什么重点,还将玲珑的曲线暴露无遗。

“你也挺好看的。”北堂夜泫低沉充满了磁性的声音中,略带着戏谑的笑意。

寒月乔这才回过神来,自己竟然被北堂夜泫反占便宜了!气的啊,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来想要给他一巴掌。

“哒!”

在寒月乔的巴掌还没有接触到北堂夜泫的脸上之时,就被北堂夜泫的手紧紧握着了胳膊。

“我从来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

寒月乔无语地盯着北堂夜泫。

是的,她记得,她已经打过了北堂夜泫一次。这次是第二次,所以北堂夜泫不会给她第二次机会了。

“啪!”

又是一个清晰的巴掌声,在北堂夜泫的脸上响起。

只不过,寒月乔是用另外一只北堂夜泫忽略的手给打的。直打的北堂夜泫都愣神了片刻。

小表情超多清纯美女清新自然写真

“不好意思,你是不喜欢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但是我也不喜欢在赢过的人面前忽然输掉。”

“”北堂夜泫沉默了。

好像,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强悍的女人。

寒月乔打完了这一巴掌之后,就趁着北堂夜泫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潇洒地抽手转身,扯了架子上的一件外袍,给自己披上之后,就牵着小飞飞优雅地离开了。

看这寒月乔里去的背影,脸上红印未消的北堂夜泫,忽然裂开嘴,笑了。

这一笑,邪佞而癫狂。

是的,他从来没有在同一个地方栽倒过两次,可是却在寒月乔这里栽倒了两次,说明,她果然是他的克星。

“尊上,尊上,刚刚我看见寒姑娘带着小飞飞从这里面出去!是属下失职,属下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凑巧,就在属下去茅房的功夫,这个寒姑娘就寻来了,打扰了尊上沐浴,是属下”

云天不停地向北堂夜泫道歉,可是迟迟没有等到北堂夜泫的怒斥,甚至连一声怒哼都没有。纳闷的云天,撞着胆子抬起头来看了一眼。

没想到,就看见自己家的主子,脸上带着一块红色的巴掌印,却还是傻傻地望着大门的方向痴笑。

轰隆隆!

云天感觉自己的脑子里简直有一道晴天霹雳闪过。

尊上什么时候又被人打了一巴掌?

云天看尊上脸的这个巴掌的大印记,十有**就是寒月乔那个女人了。要是说起来,这可是尊上第二次被寒月乔那个女人打了,尊上是故意的吧?

而且,尊上这是在笑什么?

云天以为尊上被打傻了的时候,北堂夜泫忽然目光下移,落在了云天的身上。

“还傻看着干什么?”

“啊?”云天反应了片刻,自言自语地道,“哦,我这就去找寒月乔算账!”

“站住!”北堂夜泫声音里忽然带了一丝怒意,“谁让你去干那个了?”

“那,那尊上是要我去”

云天一副惶恐的表情看着北堂夜泫,似乎已经猜不透尊上的意思了。

北堂夜泫则是一副看傻瓜的表情看着云天。

“我让你去给我拿衣服!我的衣服被那个女人披走了。”

“啊?”云天再次震惊了。

尊上的衣服都被寒月乔偷了?或者,根本就是尊上对寒月乔意图不轨,所以才被寒月乔打了一巴掌,还把衣服给夺走了?

云天的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许多迤逦的画面,太多儿童不宜的场景,以至于云天想着想着,鼻子里就留下了两行华丽丽的热血。

北堂夜泫直接给了云天一脚。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哦,属下这就去办,这就去办!”云天回过神,摸着自己差点被尊上踹断的老腰,一边赶紧去给尊上取衣服。

与此同时,披着北堂夜泫衣服的北堂夜泫,已经带着小飞飞回到了自己的二等院。

幸好这个时候二等院的人多数都在三个长老的练功房里修行,压根没有机会看见寒月乔披着北堂夜泫的衣服到处跑,只有小飞飞,直到跟着娘亲回到了屋里,还保持着崇拜地目光,直直地盯着娘亲看。

寒月乔低下头来,问了一句:“你还好意思看?”

小飞飞畏缩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娘亲?”

寒月乔见小飞飞还是一脸的无辜状,睁着大大的眼睛问自己,寒月乔直接气的胸口都起伏不停。

“还好意思问?有奶便是娘吗?”

“冥叔叔没奶啊娘亲,我发誓!”小飞飞竖起了三根手指头发誓。

寒月乔顿时扶额。

没办法,小飞飞这种可以插科打诨的性格,算是传承了自己。她也拿他没办法了。

“得了得了,滚去练功!”

“娘亲,现在太阳都落山了,不是要闻鸡起舞才好吗?”小飞飞又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可怜状。

见状,寒月乔欲言又止了一会儿,最终也只是挥了挥手,让小飞飞自己滚吧。

小飞飞立刻欢快地跑开了。

剩下寒月乔,接连打了个好几个喷嚏,然后才想起来,外套虽然是北堂夜泫的,可是里面的衣服却还是自己的,完湿漉漉的,穿久了绝对要着凉的。

于是乎,寒月乔就脱下了北堂夜泫的外袍,开始换自己湿了的衣服。

换衣服的时候,寒月乔就再次看了凌光洲送给自己的那颗金属性五行宝石。

看到这颗宝石的那一瞬间,寒月乔就像是在电闪雷鸣的天气里,忽然看见了一丝曙光,从阴云的后面探出头来。

很快,寒月乔的心情也跟着晴朗了许多。

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虽然刚刚被北堂夜泫占了便宜,心头不爽,但是想到现在自己已经比北堂夜泫先一步找到第一颗五行宝石,也就说明,她离着赢了和北堂夜泫的打赌更近了一步。

不行,必须要把这个好“消息”去告诉北堂夜泫。

寒月乔赶紧把自己湿了的衣服换下,然后换了一套美美的衣服,就继续去了太合宫中,北堂夜泫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