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_a2072

   ♂? ,,

   我心想着,只要朱华华能留我在这里睡觉,我假装趴在桌子上睡觉不舒服,然后说这里睡不舒服,接着过去床边,然后不经她的同意,就上了床去,就说我只借一点地方睡,接着慢慢的,再进被子里面去,接着慢慢的,触碰到她,接着牵她的手,接着就是轻轻放着手在朱华华的身上,然后轻轻的靠近她,闻着她的脖子,然后就是亲她,接着就是水到渠成了发生什么事了。

   好吧,梦想总是非常的梦幻且美丽的。

   首先我要让她留我在这里睡觉,我找各种街口起来不了什么的。

   朱华华说道:“不行!”

   她直接就拒绝了我。

   我说道:“那不让我在这里睡,我回去睡了可叫不醒我。”

   朱华华说道:“我不会随便和陌生男人同屋睡觉。”

   我说道:“我算是陌生的男人吗?我和难道不是朋友?”

   朱华华说道:“对我来说,只要不是自己的丈夫,就是陌生的男人。”

   我说道:“那朋友不能同屋睡觉了?”

   朱华华说道:“出去。”

   纯真少女初夏可爱高清晰写真

   她很决绝的样子。

   我说道:“好吧,那今晚起不来可不要怪我。”

   朱华华说道:“起不来就不去。”

   我说道:“好吧,那就不去。”

   我站起来,作势要走,其实我是装的要走。

   我心里一个劲的说道:“快点挽留我啊,快点留我啊,快点挽留我啊。”

   当我挪动脚步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朱华华叫住了我:“等下。”

   心里砰砰直跳,有戏了。

   我回头过来,一脸高傲:“什么?”

   朱华华说道:“我们现在出去外面等。”

   靠!还以为她要留我睡觉,原来只是说要和我出去外面去等啊。

   我说道:“出去外面等?怎么等?外面下零星小雨,有点冷。我们穿雨衣去那边趴着等?”

   朱华华说道:“没有雨衣,只有雨伞。”

   我说道:“那开什么玩笑,只有雨伞,这不是出去逛街,是出去跟踪,偷看人家干什么事的。”

   朱华华说道:“下一点小雨而已。”

   我说道:“问题是出去等到三点啊?现在才几点,现在还没到十二点,淋雨三个钟等待?我可不干!”

   朱华华道:“开车出去。在车上等。”

   我说道:“这个可以有。”

   这个主意不错。

   我说道:“那走吧。”

   朱华华说道:“我换衣服。”

   我说道:“换吧那。”

   我坐下来了。

   朱华华说道:“出去!”

   我说道:“放心我保证不看。”

   朱华华过来就踢了我一下:“出去!”

   我出去外面等她了。

   一会儿后,她换好了衣服出来了。

   又是莉安娜的那样子了。

   虽然不是制服,只是一身休闲的便装,但是看起来更是莉安娜,胸鼓鼓的。

   朱华华开车出去,我坐在副驾驶座上,开到了外面后,靠着路边停下来了。

   我打着哈欠,说道:“我好困,睡一下,一会儿叫醒我。”

   朱华华说道:“我也睡。”

   我说道:“可别一觉到明早!”

   朱华华说道:“闹钟。”

   她调好了手机闹钟。

   我们各自把车椅放下靠后了,然后躺着睡。

   我说道:“有点冷啊,刚才应该拿被子上车的。”

   朱华华开了暖风空调。

   我说道:“也还是冷。要不我们抱着睡吧。”

   朱华华直接转头过去,说道:“别说话。睡觉。”

   两点半,凌晨两点半,我被她推着醒来了,我醒来后,整个人晕乎乎的,凌晨两点半,这个点还睡不够,醒来真是够晕的。

   我说道:“到点了?”

   朱华华道:“下车,走。”

   我说道:“问题是有点小小雨。”

   雨不大,但是这么零星的落下来,还是能把人打湿了。

   朱华华说道:“去不去!”

   我说道:“去去去。”

   两人下了车,然后下去田地的小路里边,在小路上走进去,因为担心被发现,所以我们不能开手电筒,只能慢慢的走进去,走到围墙边,沿着围墙边走过去。

   新监区的围墙还是很新的,围墙特别高,上面有铁丝网。

   我说道:“我们这么走着,被人误以为是劫狱或者越狱干嘛的,会不会直接会被哨岗上的人给射杀了。”

   朱华华说道:“别说话!”

   我两继续往前走。

   到了朱华华所说的那个围墙外的位置。

   不过这里的围墙和那边的高围墙是不一样,这里只是一小段比较矮的围墙,然后没有铁丝网。

   我小声在朱华华耳边说道:“奇怪了,怎么没有铁丝网啊。”

   朱华华道:“这段矮小的围墙里面是个小房子,放着一些杂物的,而小房子的里面的一段还有很高的围墙。”

   我说道:“这搞什么那么奇怪的设计的?那里面还有很高的围墙,那怎么从监狱的很高的围墙穿过来进去那杂物房。”

   朱华华说道:“有门。一个很坚固的很大锁的铁门。”

   我问道:“怎么知道这些的。”

   朱华华说道:“因为我巡逻过,到处我都看过。”

   对,她们防暴队的,基本除了领导的办公室宿舍的什么的,她们都可以去看。

   我说道:“就是那里了吧。”

   前边那里的围墙,有一片小树林,朱华华所说的看到的人影在这里晃动,应该就是这里的。

   朱华华马上上前来捂住了我的嘴巴:“别出声,有人。”

   一听到有人,我两马上的闭嘴了,紧张了起来。

   我和朱华华蹲了下来。

   看到那边小树林里的确有人影在晃动。

   那些人是干嘛的?

   大半夜在监狱外的围墙外干什么?可能是来劫狱的。

   如果是来挖地道,就真的是来劫狱来了。

   而这样的人,肯定是危险人物。

   我紧紧靠着朱华华,贴着在她的耳边问道:“有没有带武器。”

   朱华华说道:“没有。”

   我说道:“那就算了。”

   朱华华说道:“什么算了。”

   我说道:“那些人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危险人物,我们这么过去如果被发现,是要去送死呢?他们会打死我们的。如果是那些劫狱的毒贩,身上都带枪的。”

   朱华华说道:“怕死就先走。”

   说着,朱华华猫着腰贴着围墙过去。

   这家伙胆子居然那么大,我急忙跟着上去了。

   靠近了。

   静得只有听到雨滴从树上滴落的声音,我和朱华华身都被雨水打了很湿了。

   听到有脚步声,从我们不远的前面走过去了,因为被树木挡着,我们也不知道前面有多少人,到底是干什么的,监狱以前没扩建的时候,都没有小树林,但是这边扩建很大,直接接到这边的小树林了。

   那些恍惚的人影,也不开手电筒,就这么摸黑往外面走。

   一会儿后,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他们再回来的人影。

   我小声道:“他们走了。”

   朱华华仔细听了一会儿,说道:“他们是走了。”

   我问道:“那现在怎么样,我们是要跟上去吗。”

   朱华华点头。

   我两马上跟上去。

   可是那些人已经不见了人影。

   不见了。

   非常远的远处的半山坡那边,有一部车子发动起来,打开了灯。

   朱华华说道:“是他们!”

   我说道:“肯定的是他们,这么个大半夜的,谁会在这边停车啊,玩车镇也不是来这里玩的吧。”

   朱华华问:“什么玩车镇。”

   我说道:“以后解释给听。我们跟上去!”

   朱华华马上的转身往路上我们停的车走去。

   两人飞快的过去上了车,发动车子飞快的开着过去那边的小路。

   但是路有些远,我们开着车绕了一大圈,才到了半山坡的那个刚才车子发动的地方,可是那车子已经走远了不见了。

   不过这里只有一条往外面的路,如果他们开不快,那估计多半是要跟上的。

   朱华华飞快的开着车冲,我急忙系好了安带,说道:“别那么夸张!跟不上不要紧,别把狗命都搭进去了。”

   朱华华说道:“是狗命,我不是。”

   我说道:“要不要帮系安带啊。”

   我想到我白天的时候帮贺芷灵搞那头发,吃够了她的豆腐,如果朱华华也让我帮忙系安带,那我一定吃够了她的豆腐。

   朱华华自己拉着安带扣上了。

   车子飞快的跟了出去。

   但是路上空荡荡的,特别开到了外面后,有几个岔路口,朱华华停车在了岔路口前面,说道:“他们会往哪里走?”

   我说道:“我怎么会知道呢。”

   朱华华说道:“可能是回城里。”

   我说道:“是吧。唉追不到就算了,我们去弄个摄像头,就能监拍到了,不用那么麻烦。”

   朱华华开着车,往前,往回城的方向。

   很快的开到了城郊,然后进去城市的主干大道。

   可是路上都没有一个车子,这个凌晨的这个点,哪里会有车啊。

   我说道:“我们跟丢了。这都跟了半个多钟了,路上一个车影没有,鬼影也没有。”

   朱华华没好气道:“我知道!不用来解说!”

   我说道:“气什么啊,不过追不到而已,又没有什么。说不定那些人只是来看看监狱的围墙是怎么建设的,然后他们回去也搞他们的家的围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