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荔枝视频那样的app

黄世杰坐在那一言不发的,看的吴敌也是觉得很无聊了。

讲道理吴敌还真是不喜欢开会,尤其是大会,小会商量一下办法那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吴敌自己也有时候陪灰鸦他们讨论一下。

但是这样子的大会,吴敌就真的是接受不了了。

毕竟这么多人,你要讨论个什么东西,那都是人多口杂,而且在这里的各位,吴敌就觉得有点可怜。

你说决策的人就那么几个,但是你好歹是来开会了,做陪衬当然是无聊透顶的事情了,然而就算勉勉强强不做那个陪衬了,叫你去讲话,那也是个蛋疼的事情,毕竟你说把,不说也不是,说了也不算,这到底算是什么事儿?

只不过吴敌面对国内经常发生的这样的事情,也算是早就已经接受了。

毕竟体制之内就是这么一回事,大家都要开会,不开会明显也有点不对劲的事情,好歹我们是将就公正公平公开的一个社会,你要是不开会,直接大家几个人一商量就把事情给定下来了,那多少是有人觉得不公平的嘛。

在这等待开会的无聊时间里边,吴敌也是在钟盼盼耳边低声道:“喂,你们这开会,研究的就是这个事儿啊?”

钟盼盼脸色一红,这事儿可真是够丢人的,你说要是小偷留点什么情书的就算了,关键这贼还贼有文化素养,留得也不是什么情书,留下来一个黄色的段子。

但吴敌到时觉得蛮有意思的,抛开主角是自己的小姨子不说,要是一堆警察在一起研究什么小黄书,那真是。

想想都刺激。

吴敌当下也是忍着笑道:“快说,不说我可是要回家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最不喜欢开这样的大会了。”

花海待香少女的纯净夏日

钟盼盼一听顿时急了:“喂,姐夫,你来都来了,我也让你把两小孩都带进来了,你好歹不能说这样子的事情,什么就走啊,你好歹负责点行不行?”

吴敌看着钟盼盼,也是故意板着脸道:“喂,那你也没说叫我来开会啊!”

钟盼盼想了想,这事儿,貌似是自己理亏一点,不过她仍旧是扁着嘴道:“也不光是这件事,主要是,这涉及到了我们局里的破案率问题,再说你用脑子想一想,你以为谁都像是你那么不正经吗?这事儿怎么可能拿到大会上边说!”

吴敌当下也是笑着道:“你想到哪里去了,真要是拿到大会上说了,那你不是羞死了?”

还有一点吴敌没说,这负责人敢把钟家二小姐的这点秒事拿到大会上边来说,估计明天就得下课了,钟家庞大的势力可不跟你讲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道理就是了,。

反正这事儿有损钟家的体面,那你敢做这样的事情,钟家肯定就是敢让你滚蛋的。

吴敌想想也觉得怪无聊的,当下就是对钟盼盼道:“那我先睡一会儿啊,等下开会到了需要我的时候推我一下就行了。”

说着,吴敌也是歪头过去睡觉去了。

吴敌在别的地方睡不着,但是进了会议厅,那真的叫一个困意沉沉,有时候吴敌甚至觉得,要是别人跟他在会议厅里边打架的话,那他的战斗力毫无疑问会降低八个档次。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都要睡着了,哪还有力气去打架?

钟盼盼看着吴敌这幅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但是想想,要是把吴敌给得罪了,貌似就没人管她这一茬子事儿了,当下想想也是忍气吞声了。

而一旁的安德烈和吴甜甜,两人看着钟盼盼这幅表情,都是偷偷笑了。

然而钟盼盼治不了吴敌,拿这两个小家伙那办法是大大的有,当下便是连声恐吓道:“你们两再笑,我就把你们拉到主席台上边去大屁股信不信?”

这一下可是把吴甜甜给安德烈吓得大惊失色。

这么多人看着,被拉上去打屁股,那就丢人大发了。

顿时两人噤若寒蝉,也是怪搞笑的。

然而钟盼盼在吴敌身上受的气,也是在这两小屁孩身上找回来了,当下也是得意洋洋的。

大会等了一会儿,也终于是场都安静了下来。

已经六点五十多了,差不多也到了领导入场的时候了。

一旁的黄世杰,此时的脸上笑容也是得意了起来。

而随着墙上的挂钟,时间准时到了七点,会场的侧门,也是出现了几个年纪较大的老者。

当中一位身着警服,身上的警衔也是高的吓人,旁边的则是身着西装,明显的是党政干部。

但是这几人都不是走在最前方的,走在最前方的,赫然是一身迷彩服的灰鸦!

灰鸦眼神庄重,肩膀上的简章已经被撕掉了。然而他年轻的脸庞,却让在场的人一阵好奇。

这几人一入场,顿时热烈的掌声响起,本来歪着脑袋睡的迷迷糊糊的吴敌,都是被这一阵掌声给敲醒了。

他一歪头,看着台上过来的人,当下就是一愣。

又扭头看了看钟盼盼,确认自己还是在会场没错,这才是诧异的看着台上的灰鸦。

只不过台下这么多人,吴敌又比较靠后,灰鸦目光平视之下,也是没有看到吴敌。

只是很理所当然的就坐在了会议室中央的位置。

一阵鼓掌之后,坐在灰鸦右手边的一个西装老者,也是拿起话筒开始发表讲话。

“各位与会的同志们,大家下午好,今天把大家聚集在这里开会,相信大家对会议的内容早就有所了解,没错,又到了年关,在这春节佳节即将到来之际,犯罪分子,也是格外的猖獗,为了保护人民的财产和安,我们的干警,都奋战在第一线,在此,我为各位的无私付出,表示感谢!”

这领导的讲话明显非常有水平,此时以停顿,立马场都是跟着鼓掌起来了。

而他也是顿了顿之后,才是淡淡笑道:“但是,我们的公作方式,也需要进行一些调整,我们今天,也是有幸请到了一位公共安专家!大家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