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小草app破解版

短短几句话,瞬间激荡起了众人的心绪。

徐天禄目光深沉的望着宋澈,这一刻,他一个从业大半辈子的老医生,居然由衷钦佩起了这个初出茅庐的后生。

先不说宋澈那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就谈这份对治病救人的觉悟,就足以胜过无数知名的专家了。

要知道,在国内的医学界,“内部歧视”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

讲究科学严谨的西医,往往瞧不起腐朽陈旧的中医。

而一些中医专家,又总喜欢抓西医“治标不治本”的辫子。

两个学术派系泾渭分明、互相排斥,导致许多患者夹在中间难以抉择。

但是,宋澈却根本没这些臭毛病。

像这一次,他凭借中医知识推断出了小女孩存在“急性肾衰竭”的风险,可一说到治疗方案,又首先推荐了西医的疗法。

大概正如他一直挂在嘴边的话:只要能最好最佳的治愈患者,那就是好的医术!

“这孩子,哪怕不继续从医,在其他领域,也必定会大放异彩的!”徐天禄深深感慨道。

而颜锐铎夫妇也渐渐被宋澈的实力和人格所折服。

爱做梦的蓝粉少女郎

起码,这个青年医生不止说得头头是道、且医术精湛,最关键的是,他是真的替患者着想。

像某些沽名钓誉的专家,为了自己的那点颜面和权威,却根本不理会患者的病痛折磨……

孙女士先是感激的看了眼宋澈,忽的又想起了什么,不无担忧的问道:“肾透析……会不会对孩子的身体有影响啊?”

颜锐铎也急道:“我可是听说透析要把身的血液都换一遍,我闺女哪吃得消啊!”

“这又是一个生活的误区了。”宋澈微微一笑,扭头对夏海霞道:“夏主任,劳烦你跟患者家属解释一下,我先收针。”

眼看宋澈从容的将银针从颜希希的肚子上拔下来,夏海霞面色一度复杂。

刚刚她还傲慢抨击了宋澈胡说八道,结果宋澈非但不计较,还大度的给了她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单单这份胸襟气量,就已然令她自惭形愧了。

“颜师长,这位宋医生之所以推荐用透析法,其实还是为了最大效率的治好令千金……”夏海霞斟酌了一下措辞,也尽量简单直白的解释起来:“目前令千金的身体情况比较特殊,肾脏应该寄生了不少病毒病菌,单纯用药物抑制,一来见效慢,二来,也可能引发其他的问题,比如刚刚的血尿。”

“至于透析,目前针对儿童,技术已经很成熟很安了,远没想象中那么可怕,而且只是的做一次就够了,基本不会对身体构成副作用,其实原理就跟输液差不多,不需要太担心。”

颜锐铎夫妇稍稍安心,但领教了宋澈的神奇中医术之后,反倒对西医有些抵触心态了:“说是安,但也不能保证百分百安吧,难道不能用中医的治疗法子吗?像刚刚小医生你的那针灸,不就很管用嘛。”

“我这针灸只是稳定了肾脏的血液循环,应急而已,说白了,只治标不治本,到头来还得把肾脏的那些病毒排出去才算根治了。”宋澈苦笑道:“如果你们真这么相信中医,接下来我可以开一副药方子,帮忙孩子恢复体质,但见效会很慢,你们总不希望女儿继续饱受病魔之苦吧。”

闻言,颜锐铎和妻子对视了一眼,最终,颜锐铎一咬牙,道:“行,小医生你都这么说了,只要能最快治好希希,我们无条件照办就是了。”

李题云一看颜锐铎夫妇对宋澈深信不疑,情急之下,居然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颜师长,你们可得考虑清楚了,令千金只是急性肾炎,闹得要做透析,实在太小题大做了!”

不说还好。

一说这个,颜锐铎刚压下去的心火再次爆燃,一股脑泄在了李题云的头上:“那你给老子来一个小题小做,把我女儿给治好了啊!关耍嘴皮子有个卵用,从头到尾,你除了在这拍马屁、瞎叫嚷,办过什么正经事没?!”

李题云其实刚说出话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结果现在被喷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讪讪得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徐天禄也用看白痴似的眼神瞪了眼李题云,没好气道:“李院长,最近医院业务繁忙,这些治疗工作还是交给底下医生处理就好,你忙自己的去吧。”

“……好,那我先告辞。”

李题云怏怏的嘟囔道,接着就含着羞愤的脸色,灰溜溜的夺门而去了。

随即,徐天禄又跟宋澈、夏海霞等医生沟通了一下治疗方案,也借口先走了。

反正有宋澈盯着,他相信出不了差池。

甚至,他都开始考虑起接下来该怎么重用宋澈这个福将了。

先前临危救治了刘市长的父亲,现在又保住了颜锐铎的女儿,光是这两份功劳,就足以让医院和他都受益无穷。

至于宋澈自己,背靠着这两座政军大山,前途摆明了是要一路看涨的节奏。

“看来,现在给这孩子挂虚职还是太大材小用了,接下来该给人加点担子了。”

徐天禄暗暗核计着。

当然,给宋澈加担子,初衷却不是给人增加工作量,而是试图给宋澈的仕途发展增加功绩!

当初刘相韬安排宋澈先试水院长助理,就是抱着检验的心思,这几番观察下来,宋澈的成绩无疑很合格了。

可是真金还需火炼,不给宋澈机会经手更大的工作,又怎么能彰显出宋澈的才干呢?

徐天禄看得很开,反正以宋澈的才干,医院这潭水迟早是留不住的,倒不如多卖人情、夯实关系,等将来宋澈真的飞黄腾达了,自己也能大受裨益。

正当徐天禄美滋滋的想着,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看见来电显示是前妻,徐天禄的脸色顿时凝固,一边疾步往电梯里走,一边接通了起来:“喂,雅娴,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嗯?你回云州了?现在在哪?我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