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_a2243

耕在葛山村如火如荼展开,山坳的建筑工地同样如火如荼,此时院试也渐临近。

按照计划三月初一由宁忠平送苏诚志一行去府城应考,可是自从山坳里的工程动工,药材种植也徐徐展开,宁忠平俨然成了这两处的总指挥,苏诚志觉得这个时候让宁忠平送他们去府城应试实在是强人所难。

“姐夫,这事你就别cāo)心了。这里我也就是看着忙,事实上也就是跑跑腿罢了,老神医才是总指挥。我已经交待好了,我不在的时候,工地也好,药材种植也好,有什么事就让老神医找孙大牛,另外再让华丰、华安兄弟跟在老神医边跑跑腿,绝对误不了这边的事。”宁忠平早几就将葛山村这边的事安排妥当了,这次府城之行非他不可!

苏云朵原本也觉得宁忠平还是留下来比较妥当,人尽其才嘛,至于送苏诚志他们只要会赶车谁去还不一样?!

苏诚志又不是第一次去府城考试了,自从他考中秀才,每三年就要去府城参加一次测试,算下来也有四五次了吧。

可是这次宁忠平却十分坚持,苏云朵的心里不由一个大大的咯噔,难不成苏诚志此行还有什么危险?

除了坚持自己亲自去府城,苏云朵还发现,宁忠平暗地又向老大夫借了两个护卫。

这两个护卫苏云朵自是认识的,他们已经是第二次出现在葛山村了,上一次他们还是陆瑾康边的护卫,而且是功夫最好的那两个。

也不知道陆瑾康或者镇国公府怎么舍得将功夫如此好的护卫送给老大夫,苏云朵私下更好奇的是这两个护卫来了葛山村之后总是神出鬼没,她曾经猜测过这两个护卫出现在葛山村的最终目的,可是宁忠平居然向老大夫借了这两个护卫同行,就由不得苏云朵不心生警惕。

也许去府城那一路有些不太平,也许有什么人想对苏诚志不利,那么为了苏诚志等人此行顺利和人安,还是一切听从宁忠平的安排,有功夫不错的宁忠平,还有两个武功高强的护卫随行,至少苏诚志他们不会有什么生命之虞。

苏云朵私下里也曾经探过宁忠平的口风,可惜宁忠平却丝毫不露,甚至还为他自己和两护卫此去燕山府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那就是老大夫从神医谷预订的那批药材种子即将到达燕山府,需要人前往押解。

的确是个极其合理的理由,可是在苏云朵看来却又是那么的不合理。

清纯少女下午茶甜甜圈浓香四溢

她听老大夫说起过神医谷,神医谷在燕山府的西南边,离燕山府不说有千里之遥,马车至少也得七、八才能到达。

从神医谷到燕山府七、八都过来了,从燕山府到葛山村也只两时间,而且若论起安来,燕山府到葛山村这边一向比较安稳,哪里需要这两个护卫前去迎接?

“舅,是不是林陆虎想对我爹下手?”苏云朵脑子一转,心里就有了猜测,避开所有的人向宁忠平提出心里的疑问。

荣忠平默默地打量着苏云朵略显踌躇,沉吟良久方道:“林陆虎那边的确有些动作,不过你放心,我都安排好了,他蹦达不了多久。”

虽然没得到确切的答案,苏云朵心里却已经有了定论,林陆虎既然想作死,那就直接一巴将他拍入泥淖,让他再无翻的余力。

“舅,姓林的若真敢向我爹出手,咱也不能心慈手软,定要让他永无翻之机!”苏云朵的眼底闪过一抹狠辣咬牙切齿地说道。

苏云朵眼底闪过的那一抹狠辣,自然没能逃过宁忠平锐利的目光,心惊之余又觉得有些心酸,谁不愿意安安稳稳的过子,若没有那么些人bī)着,苏云朵也应该是个贤良淑德的姑娘,小小年纪又哪里需要她如此?!

沉默片刻,宁忠平拍了拍苏云朵的肩膀道:“你只管安心在家里照顾好你娘和弟弟们,有什么事就找孙大牛他们,他们也都是你的舅舅。”

苏云朵心里微暖,用力点了点头。

三月初一,苏诚志与柳玉书等人上了宁忠平赶的马车,带着家人和葛山村乡亲的期待,赶赴燕山府参加院试,向秀才功名冲刺。

当然原本就有秀才功名的苏诚志,则要为继续保持他的禀生名额而努力。

苏云朵不知道他们此去会有什么样的谋的危险等着他们,她什么都不能说,还得藏起心底的担忧笑着向苏诚志挥手道别。

当然有宁忠平和隐在暗自保护的两个高手,想必苏诚志此行并不会有什么生命之虞,只希望路上遇到的种种状况不会影响他们考试的心。

可是让苏云朵意想不到的是,在宁忠平和两个护卫离开葛山村的当夜里,葛山村这边的工地却出事了。

因为山坳开工,原先看守山坳的虎子被带下了山,拴在苏家的院子里,与小狗花花一起养在苏家后院。

虎子的凶猛,几乎在它来苏家那就在葛山村出了名,它被牵下山自然也很引人注目。

苏家的后院已经种上了蔬菜,虽然都是才长出来没多久,长势比起葛山村其他人家地里的蔬菜都要喜人,魏氏等人见了没有不夸苏云朵能干的,因为人人都知道苏家后院的蔬菜都是苏云朵种植并打理的。

菜长得好,自然就会引来坏心人的心思,苏云朵已经不止一次见到苏云英对着自家后院虎视眈眈,下了山的虎子正好可以替她守护这一院子的菜。

虎子下了山,山坳里的安自然就交给了老大夫的护卫,待晚上大家都休息的时候,多半是由护卫们轮流看护山坳里的物资。

堆放在山坳里的物资不算珍贵,可若被人丢把火,那也是件十分要命的事,毕竟这个年代的建筑材料多半是木料之类的易燃物。

今两护卫以迎接药材种籽为由比苏诚志等人还要早一步离开葛山村,因为动静有些大,自然也不是秘密,也许在某些人的眼里,在山坳里干活的人下山以后,山坳就成了真空地带。

为了堆放在山坳里那些建筑材料的安,也为了防止有人搞谋,苏云朵特地请孙大牛悄悄将虎子重新牵去了山坳,没想到苏云朵这个下意识的安排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