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8_a2242

♂? ,,

“不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更新最快的”叶子墨的音调有些提高,就算强迫他也要占时让夏一涵呆在医院里。夏一涵低头不说话独自走回房间。

“一涵。”叶子墨上前拽住夏一涵的手腕,把夏一涵拉过来,夏一涵的眼睛红红的,叶子墨叹了一口气:“再等等,等到再一次检查没事我们再回家好吗”

夏一涵情绪的反弹让叶子墨急切的想要抓住这个罗归耀的情妇。电话响起,贝克的声音传来:“看来是个老手,地址一直都在换,没有点技术还办不到,有一次居然还在洛杉矶。”

罗归耀情妇的身份越来越扑所迷离,叶子墨忙到很晚,到医院打发掉一两个蹲守的记者才到病房里。

保镖在一旁打着瞌睡,叶子墨皱眉推了推保镖的肩膀,保镖一个弹起,快速的打向人体最柔软的腹部,叶子墨后退一步扯住保镖的手腕。

“希望什么时候都能像刚才那么灵敏。”放开保镖的手腕,叶子墨推门,很快又走了出来,“一涵呢”

“夏小姐不是一直都在房间里吗”保镖一脸雾水的说道。

叶子墨把门推开,病房里哪里有夏一涵的人影,床单乱七八糟的拧着,可以看出人是匆忙之间被带走的。

“叶总我”保镖冷汗直冒,他完不记得夏一涵到底有没有出去,只知道自己突然很困,然后就睡了一跤,叶子墨就来了,还推醒自己。

叶子墨看了保镖一眼给张丰毅打电话,“不要惊动别人,造成更多的负面新闻。”叶子墨表面上淡然的吩咐,内心已经心急如焚,能够在医院,并且在有人看守的医院把夏一涵带走,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张丰毅点点头,带着人小心翼翼的在整个医院展开地毯式搜索。叶子墨仔细的看着走廊上的监控,凑近一看,果然监控灯已经暗了下来。

纯白美人鱼被搁浅在石头上

脑子里散过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叶子墨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表情沉稳,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到夹着烟的双指有微微的颤抖,烟灰掉到手背上叶子墨都没有发现。

“找到了,在天台。”张丰毅刚说完叶子墨已经冲了出去。夏一涵躺在天台的栏杆上正在沉沉的睡着。

叶子墨抱起夏一涵就朝房间里冲,院长带着医生早就已经等候在床边,很快就帮夏一涵检查起来。

“没什么事情,就是睡着了。”医院拿着病例本对叶子墨说道,叶子墨看着夏一涵睡得香甜的脸,凑上去轻轻吻了吻。

脚边踢到了一个阻碍物,叶子墨捡起来看了看封皮,是夏一涵最近一直在看的恐怖,翻了两页,叶子墨盖上书,把书放在夏一涵的枕头边才走掉。

“这个人简直就是军事天才。”贝克说道,叶子墨的手机响起,打开短信“都说不要找我了,这是最后一次,不要再来找我。”

把信息给贝克,贝克看了看,说道:“那怎么办,这个女人针对夏一涵似乎只是因为在找她。”

“正因为她一直用夏一涵来威胁我,所以我才必须找出她,她很了解我,但是有一点她算错了,她低估了我对夏一涵的态度。”叶子墨毫不避讳的说道,没有看到背面有一个身影在微微颤动着。

回到医院,夏一涵正在医院自带的厨房里烘焙饼干,“怎么这么有闲情逸致”叶子墨围上夏一涵的腰,感受着夏一涵的纤细的腰,看着夏一涵颈部青色的血丝,叶子墨有些不满意的说道:“最近怎么瘦了”

夏一涵摇摇头,有些眼袋的眼底是难掩的疲惫,从烤箱里拿出拿出蛋糕,夏一涵笑着说道:“在医院做蛋糕的体验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把叶子墨推到沙发上坐下,夏一涵放上了两杯酒,狡黠的看着叶子墨:“今天顺便喝点酒。”

叶子墨把酒拿过去挑眉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夏一涵摇摇头,笑得开心:“就喝一杯好不好。”叶子墨没有多想,不忍心看夏一涵伤心,等夏一涵一股脑把酒引进,叶子墨才嗅到一丝不对劲。

把酒瓶拿过来嗅了嗅,再看了看酒瓶标识,这是一瓶高浓度的酒,半杯已经会醉了,更何况一整杯。

“我还要喝。”夏一涵凑过去要拿酒瓶,叶子墨把手臂拿开,夏一涵一个踉跄朝叶子墨扑去。

叶子墨另一只手挽着夏一涵的腰,用力一扯,夏一涵就扑到了叶子墨的身上。伏在叶子墨的脖颈里,夏一涵晃着手臂嚷道:“我还想要喝酒。”

“啪啪。”夏一涵屁股上被不中不轻的拍了两巴掌,夏一涵迷离的双眼看着叶子墨,双手下意识松开叶子墨的手想要去护住自己的屁股。

一个重心不稳,夏一涵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叶子墨急忙俯身捞过夏一涵,夏一涵躲在叶子墨的怀里不出声。

叶子墨扒拉开夏一涵,发现对方的脸上已经部都是泪痕。难道自己下手太重了,叶子墨轻柔的揉捏着夏一涵的臀瓣。

夏一涵的眼泪越来越凶猛,窝在叶子墨的怀里低声说道:“叶子墨,我痛。”

叶子墨听到夏一涵叫自己,低声说道:“醉了还记得我,就原谅了,哪里痛”

夏一涵好像能挺懂一样捶了捶自己的胸口,低声说道:“这里疼。”叶子墨急忙拉开夏一涵重重砸着胸口的手,着急的就要放下夏一涵去床头拿遥控器叫医生。

夏一涵整个攀附在叶子墨的脖颈上不妨叶子墨走,“叶子墨,子墨。”夏一涵低低的喊着。

“恩,我在。”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我不想这样做,我只是想让每个人都能幸福而已。”夏一涵胡乱说着。

叶子墨心里一震,搂着夏一涵的腰保护着不让夏一涵滚下去,不动声色的说道:“乖,说说为什么道歉,说了就给酒喝。”

夏一涵迷离的看着叶子墨放到自己眼前边的酒,顿了顿哭着说道:“我对不起所有人,志轩,贝克初晴,对不起,都对不起。”

叶子墨叹了一口气把酒瓶放好,就在刚才他甚至有一种夏一涵很清醒的错觉,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

把夏一涵抱回床上,叶子墨踢夏一涵盖好被子,刚转身,被子一角垂到了地上。叶子墨转身,夏一涵踢掉被子蜷缩在一处睡得香甜。

叶子墨俯身把被子拾起,刚盖到夏一涵的身上,还没转身,夏一涵又把被子踢开。

“热”夏一涵嘟哝道,宽大的病服因为姿势的原因露出精致雪白的锁骨。叶子墨把空调调低,盖到夏一涵身上。

见到夏一涵又要懂,叶子墨双手撑在夏一涵的耳边,轻声的在夏一涵耳边说道:“再踢掉被子我就让晚上没办法睡觉了哦。”

夏一涵嘴里嘟哝着不知道说些什么,蜷缩在叶子墨的怀里老实的睡去,叶子墨拨开夏一涵在额头上的乱发,听着夏一涵低低浅浅的呼吸声,叹了一口气。

“不用去上班吗”夏一涵拿着书坐在阳台上,天气已经进入了初秋,医院院落栽着很多樟树,樟树的叶子逐渐变黄掉落。

叶子墨笑着摇摇头,夏一涵醒来以后对那天的事情一点印象也没有,叶子墨担心夏一涵这两日心里压力过大,尽量陪在夏一涵身边。

网页上,那个叫小骆驼的人并没有在线上,叶子墨看了看手表,是平常这个女人上线的时间。

“在看什么等人”夏一涵好奇问道,叶子墨摇摇头,问夏一涵:“想不想到出去旅行一段时间,于蓝和云朵那里都可以。”

夏一涵问叶子墨:“去吗”叶子墨哄着夏一涵:“我暂时要忙一点事情,忙完了就去找好不好”

夏一涵摇摇头:“不好,我在这里陪着。”门被敲开,贝克走了进来,拿着一个本子对夏一涵说道:“由于发生的事情已经可以立案了,夏小姐,当天晚上真的没有看到任何人吗”

夏一涵摇摇头:“我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到有人捂住我的嘴巴,然后我就没有意识了,醒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到天台里去了。”

贝克点点头收起笔记本说道:“好好休息。”

走廊外,贝克点上烟说道:“当天晚上有清洁工说看到夏一涵的身影在阳台出现,周围并没有其他人。”

“是想说一涵说谎”叶子墨挑眉。

“去除最不可能的,就算多么不能让人相信也要信。”贝克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把烟蒂放在脚下碾碎。

“可能是对方躲在了某个死角。”叶子墨皱眉说道。贝克眼神奇怪的看着叶子墨说道:“可能吧,毕竟夏一涵会做出那种事情我也不相信。”

贝克走后,叶子墨回病房,夏一涵正在看着窗外的落叶,眉头蹙得死紧。叶子墨惊动了夏一涵,夏一涵转过头,眉宇间的哀愁是叶子墨没有看过的。

“我们走吧。”夏一涵突然说道。

“想去哪里”叶子墨双手撑在夏一涵扶手椅的两端,眼睛定定的看着夏一涵,不让夏一涵逃脱。

夏一涵仔细的想了想,说道:“去哪里都可以吗”

叶子墨点点头,夏一涵站起来把书放在椅子上拉着叶子墨就往门外走:“那我们现在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