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2_a2242

♂? ,,

林枫现在较关心她这样子会感冒,但见她又很固执,“为什么要现在问呢?如果不喜欢,我不会像个笨蛋似得守在身边了啊。”

叶水墨握着花束的手在抖,接下去的话差点咬了舌头,“那愿不愿意做我男朋友!”

林枫愣了,路人愣了,连天空的风都好像愣了,雨却趁机而来,豆大的雨滴立刻连成一片雨帘。

酒店,浴室传来水声,与窗外的雨声汇成一曲,林枫仔细端详则放在桌的玫瑰花,紧紧皱着的眉头让人看不清他的想法。

门开了,因为衣服还没送来,叶水墨只好穿着浴袍,她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不太好意思道:“抱歉,好像洗了很久,赶快去吧,别感冒了。”

“好,”林枫起身,从她身边路过的时候却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压在墙,“刚才说的。”

“是真的。”叶水墨打断,“如果还喜欢我的话,愿不愿意做我男朋友?”

林枫松手,神色疑惑,“理由。”

叶水墨其实以为他会高兴的,但现在看来对方却是疑惑要大过惊喜,一连告白了两次却收获了这种反应,她有点尴尬,也有点不好意思。

“可能太突然了,吓到了吧,我还是先回去想想。”

还没走便被人推向柔软的大床,林枫虚压在她身,“很突然,但是我很高兴。”

麻花辫森系美女白色蓬蓬裙露丝足美腿漫步丛林图片

叶水墨抑制住慌乱,强迫自己去看他的眼睛,真的在对方笑得眯起来的眼睛里看到清晰的自己。

“说的是真的吗?再说一次。”林枫拉着她的手放到接近胸膛的位置,冰凉的肌肤传递出有力的颤动。

叶水墨忽然懂得对方的小心翼翼,好像以前的她,总觉得幸福难以靠近。

“虽然我不确定现在真正喜欢,但我想有对心动。”

林枫慢慢低头,眼睛紧紧跟随着身下人的眼神,在唇与唇要触碰的时候,他停住了,犹豫了,而看到叶水墨闭眼睛顺从的样子,他的心又重新活了过来。

原来一直注视着的唇果真如想象一样柔软得不行,当他拉开浴袍的带子时,身下的身子不可抑制的僵硬。

林枫注意到了,停下动作直起身子,“忘记我还湿哒哒的。”

看着他当着自己的面脱掉衬衫走进浴室,叶水墨在床滚了两圈,好想尖叫,没想到她这么跑来了,还冲动的告白了。

桌的玫瑰花还娇艳欲滴,她忽的又脸红,怎么能买玫瑰花呢,送男人玫瑰花什么的也太大胆了。

本来是很紧张的,但是她还是觉得困得不行,听着窗外雨声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嗅得有培根的味道,叶水墨霍的一下站起来,动作太大,还扯开了睡袍,她赶紧弄好。

昨天晚上

除了自己睡过的地方有些凌乱,旁边的床铺却是十分齐整,枕头也很蓬松,应该没人睡过。

床尾放着一套衣服,她拉开,发现是自己以前还蛮喜欢的一个意大利品牌。

“醒了?我用酒店的厨房和食材做了一些早餐,吃培根吗?”

“吃的,谢谢。”叶水墨发现客厅沙发有些乱,桌子还放着笔记本电脑。

察觉到对方的视线,她赶紧去洗漱,然后坐在餐厅。

“早好。”林枫走过来在她额头落下一吻,然后很自然的转身继续去做早餐。

叶水墨摸了摸额头,柔软的触感似乎还在,对了昨天告白来。

“牛奶?果汁?”

“果汁。”叶水墨没话早话,见他在各种果汁里选择了桃汁,“也喜欢桃汁吗?我也喜欢桃汁,早餐的死后喝桃汁配土司最棒了,有一种很幸福的味道。”

她喋喋不休的说了很多,忽然停下,“我是不是话太多了。”

林枫把早餐放下,手撑着桌子弯腰与她平视,“再多说一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统统告诉我,我统统都想听。”

叶水墨眼神飘了一下,转到面前的碟子,“也习惯煎蛋煎7分熟啊。”

“也?”

她一愣,低头,“抱歉。”

叶淼当初为了她一句话去学习烹饪的事猝不及防的闯入脑海,她有些慌。

“吃吧。”林枫坐到另外一边,却把自己的碟子和她的兑换了一下,他碟子里的煎蛋是熟的。

吃完饭,叶水墨必须回去了,志愿者不能擅自离开太久,两人并肩走出房间,手臂摆动的时候,两人的手指偶尔碰到一起,又不动声色的分离开去。

酒店门口,另外一拨刚进酒店的游客认出了林枫,兴奋的要过来索要签名。

“被缠了暂时走不了了啊。”林枫压低声音道。

“我有一个办法。”叶水墨贼兮兮一笑,忽然牵起他的手,大喊一声,“跑!”

林枫愣怔,被带动着跑了几步,忽的心脏被幸福盈满,反手握住对方,带着对方跑到车库,架着车离开。

叶水墨大口喘气,两人相视一笑,各自笑开,而握住的手却是一路都没分开。

机场,飞机还有两个小时才起飞,叶水墨低头看手机,林枫侧头看她。

视线太过炙热,她不好意思,只好假装语气很冲,“看什么看!”

“头发乱了。”林枫手指勾了勾。

叶水墨赶紧去整理,“好了吗?”

林枫笑着伸手,这么可爱的性子,还真的让他得到了,真是太过于幸运。

“水墨。”

乍然响起的声音让两人一惊,叶淼一把松开扣住林枫的手,改为去拉叶水墨,刚下飞机看到这碍眼的一面,他的眼睛都快喷火。

“住手。”林枫起身压住他肩膀,声音一沉,“叶先生,最好管理好自己的情绪。”

叶淼不理,“我有话要和说。”

叶水墨忽的挣脱,转而走向林枫,并主动和他牵手。

叶淼眉头一跳,抡起拳头朝林枫砸去。

“住手!”叶水墨护在林枫面前,“我已经和他交往了。”

充满怒气的拳头在离她面颊不远处停下,叶淼把人拉到身边,“在生气对不对,我不知道,是王飞飞接的电话,在国外出事的时候,我正在。”

“我知道那件事不知情。”叶水墨打断他的话,转头看林枫,“我想和他说几句话。”

林枫点头,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叶水墨盯着林枫离开的方向,肩膀却被毫不客气的掰过,对方力气大得她闷叫出声,下一秒所有的声音便被唇再堵了回去。

好痛!她拼命想推开啃食双唇的力量,对方单手便轻松禁锢住她双手,反而吻得更加凶猛。

这个吻似乎永无止尽,完没有温柔缠绵,只是一个一直在躲,一个拼命在追。

叶淼终于松了手,后者立刻后退抽离,靠在墙重重喘息。

”抱歉。“他的道歉里带着炙热,“没有及时去看。”

“不是因为这件事,虽然这件事是触动我做出这个选择的契机,但我想饿他在一起,不是因为这件事。”

“不许提!”叶淼有一种事情脱离自己掌控的烦躁感,他解开衬衫最面的纽扣,语气尽量放松。

“是要回南美?我送回去。”

“我已经和他在一起。”

叶淼一拳砸向墙壁,骨骼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

叶会墨被吓到,这么恐怖的眼神,哪怕当初她说要分手的时候都没看过。

她深呼吸,对方越是如此,她发现自己便是更加冷静。

“当初我离开,除了因为我们的情曝光之后,我害怕给叶家的人再带来困扰外,最重要的是我很自卑。

太闪耀,从小我便把当成我的王,主动把自己放在最卑微的位置,以为这样是最好的。但是在真的交往后,却因为这种卑微而痛苦。

不想再把当王子,不想仰望,只想并肩站在身边。但是真的做不到,无论我无怎么追赶都赶不,是日月,又有谁能够和日月相媲美。

林枫也很优秀,但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不会把自己放在最卑微的位置,或许我在想,我暗了那么多年,却是暗错了。”

叶淼听得很认真,“这些?”

她一愣,“恩。”

双方沉默。

“难道我爱这件事不能成为的信心吗?”

广播的声音盖住了叶淼最后一点的语调,叶水墨要坐的飞机已经起飞了,而两个人都无意去听。

够了吧,已经说道了这份子,没什么好说的,叶水墨转身,手有点抖。

“说暗了我十余年,现在我一点都不相信,看着把她这段回忆说得一不值,那我也不想要。”

她停住脚步,却没回头,心里满是悲凉,最终那段暗,还是没有归处。

林枫出现,“我给买了下班的机票,可以吗?”

“不许走。”叶淼前阻止,林枫却猛地转身给了他一拳。

叶淼后退,在起身后忽然皱眉捂着腹部,而那边林枫已经带着叶水墨离开。

“先生没事吧,衬衫有血。”路过的人惊慌道。

他摇头,一拳砸向墙壁,“可恶!”

叶淼隔天回到东江市,自行到医院处理了伤口,丁依依本来知道他在医院发了一通大火跑掉后十分担心,见她狼狈而归,更是心疼,当晚一定要人跟着她回叶家。

叶家书房,丁依依拿着补汤准备推门而入,里面的人似乎完没有意识到般,手指偶尔在键盘敲敲。